无商

不论我们的世界扭曲成了什么样子
我也会带着你前往那混乱的舞台

今天一定要涂完这个小琳呜呜呜

新发型真的好可爱
感觉像个不良初中生

【异琳】上流爱情(下)
还没来得及复制就屏了 lof杀我

【异琳】上流爱情 (上)

*名字是我乱起的
*以前为了放松写的文 不经过大脑思考的小短篇
*请异琳舞起来

“您好先生,”年轻的服务生拿着站在门口说,“请问可以点餐了吗?”

烛光静静在水晶灯罩中跳动,柔和的光线让王琳凯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壁炉前祈求着外婆讲故事的小孩儿。

从几十分钟前就注意到他这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的王子异低下头笑了,好看的手指轻车熟路地翻着几页菜单。

“奶油卷心菜请挑去菜根,鹅肝和鱼子少盐,剩下的和上次一样……对了,红酒就开我存放在这里的那瓶作品一号,你们经理知道的。”王琳凯看着门被再次合上,眼前的东西突然醒目起来。

宽敞的房间只开了一盏吊灯,但也足够看清周围。一尘不染的落地窗和酒红色的丝绸帘子将夜色装满,只放月光和舒缓的小提琴声进来。他们坐在檀木圆桌前,对着白色刺绣桌布上的娇嫩玫瑰和墙上的名画真品干瞪眼。

即使因为混迹地下乐队和酒吧早就听过王子异的传闻,王琳凯还是咂舌感叹不愧是上流社会出身的公子,自己在这里却显得格格不入。

一个人为什么能在法国顶级餐厅消费上万同时还在underground混得风生水起?

他这样想着,抬头便发现对面的人用那双能轻易俘获名媛芳心的眼睛注视着他,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
“Bro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听起来像是相恋了几年的情侣正准备开始巴黎的度蜜月。

“这个……应该没有吧……我没来过法国。”他说完觉得有些尴尬,用小虎牙咬了咬上嘴唇。

何必这么紧张,我看起来会吃人吗?王子异不明白。

哦对,我的确会吃了他,不过不是在这里。





比利时黑巧克力和新西兰牛奶混合搅匀冷藏,取出来后卷成球状装在微热的蛋筒中加上黑加仑和黄桃的味道简直叫人甘愿因为糖分摄取过量住院,比如此时的王琳凯。

他舔掉嘴边的最后一点奶油,弹了个舌满足地眯着眼笑笑,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家王子异也在对面看着他,就把瘫软的身子立刻挺直了。“呃……谢谢你的款待。”

“噗。”王子异发誓自己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

开心到弹舌是有多开心。

平时不怎么喝酒的小朋友咽了咽口水,感受到红酒的醇香还久久驻足在喉间。虽然对高档酒和劣质酒没有特别专业的了解,但光从口感上就能区别出来了,这酒虽然没有葡萄果汁好喝,但是也挺香的。王琳凯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头就开始有些晕乎乎的。

面前的小孩突然解开了一颗上衣的扣子,眼睛眨动的速度被放慢到0.5。

“是醉了吗?”王子异起身,向王琳凯慢慢靠近。“没事吧,先回宾馆去吗?”

明显感觉自己脑袋有些不灵光的王琳凯抓住王子异的手,重心有些不稳地站起身说:“我去洗个手。”

看着他慌张地跑出去,王子异也起身对着玻璃窗理了下西装外套,从容地向洗手间走去。






涂得我头掉1551
是女团琳琳!!想了很久发型最后还是决定用娃娃头 相似度一下子提高乐🐂🍺
请问我可不可以拥有太太的点梗呜呜呜@CrushInMyEye 

和阿趣画的问卷!!我终于龟速画完了呜呜呜@海绵子 她的小琳真的好可爱真心哭了

【all鬼】六选一

*小小更一下
*居然还能写到这里 三分钟热度不容易
*本搞笑写手上线
*我爱沙雕文学
*下一章就是廷鬼 我爱68



黄明昊没想到自己前脚刚给朱正廷打完电话,后脚就被人抓个正着。

“咦———这不是我们的justin小朋友吗?”朱正廷笑着说这话的时候黄明昊清楚地看见了他脖子上的青筋和蠢蠢欲动的拳头。

原本是Gucci丝绸上衣搭配白色修身裤的纯洁仙子形象,在黄明昊眼里简直是白夜叉。

其实黄明昊不是打一开始就那么怕朱正廷的,刚认识那会儿他看见这位外表文静说话俏皮可爱的队长就爱往身边蹭,直到他因为偷吃了人家一颗珍珠糖被开玩笑地打了一掌。原来暴力仙子szd。他捂着肩膀疼得龇牙咧嘴地想。

不止如此,像黄明昊和范丞丞这种皮孩子和朱正廷熟了之后基本三天两头免不了一顿打,可王琳凯听他酒后发牢骚时倒会劝他释然。“不皮,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可惜皮和欺骗朱正廷明显是两个性质了。

“你不是说今天要在同 学 家 过 夜 吗?”

黄明昊拼命控制自己的表情让自己不至于被吓得哭出来,脑内快速生成了几种求生方案。

一,跟他说同学其实就是范丞丞,过夜就是指在Bar过夜。

嗯,他俩应该会被暴打一顿。

二,实话实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和一个靓女上*床虽然最后只撸了一发但是勉强算满足了。

好,我大概会住院。

三,痛哭流涕祈求哥哥原谅,顺便主动举报范丞丞也是共犯换取减刑。

唯一能存活的方案。

聪明的温州人马上憋红了眼眶,用最擅长的无辜眼神辩解道:“对不起正正哥!其实我真的真的很不想跟你撒这种谎的,都是范丞丞他……!”

“叫我干……嘛……”刚从洗手间回来的范丞丞甩着手上的水,抬头看见朱正廷转身就跑。

“对不起走错了!”

“给我滚回来!!!”

三分钟后两人顶着脑袋上的大包面对着墙壁互相埋怨。

“都是你!什么样的智障才会发朋友圈忘屏蔽人啊!!”

“我靠还不是你找的借口太烂了!”

“我他妈一拳……我要是出不了家门了你得负全责!”

“先别说这个了,咋办啊,正正哥去找琳琳了。”

“我操你怎么突然叫我宝贝名字叫这么亲了?”

“得亏他还挺有名的,刚问了下……谁他妈是你宝贝!”

居然靠写文有102fo了 我羞愧
点梗咩 能写文尽量给你写 写不出来就画(。
画风p2 等我画完跟阿趣填的问卷就搞

【all鬼】六选一

真的就只是手推车。。!下面想让66出场!我磕坤廷的珍珠糖闺蜜天天拿权贵雷我那就别怪我写68乐(凶狠

为什么我一个画手在靠文圈粉(;´Д`A

链接评论里


谢谢给我评论的小可爱 ✨

【all鬼】六选一

*123467>8
*尝试文画双修
*进展很慢 而且我也不知道剧情为什么突然就开始沙雕了(尬笑

*请勿上升真人
*自我满足 如果也能满足你就太好啦w


“看,”同行的黄明昊抿了一口龙舌兰,仰头吞掉虎口的盐,“他可真漂亮。”
范丞丞顺着他变得迷离的目光,望见了远处台上穿着黑色紧身裤和无袖背心抓着钢管热舞的背影。
喝那么多杯还隔老远距离,看得清人家脸吗你。他想。




不同于三流酒吧的装潢设计和气氛,bar的地板和瓷砖用的都是黑金大理石,整个大厅不算过道也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还专门空出一块地方搭了个舞台放了各种一看就价格不菲的乐器,一三五就请当红乐队来作客,二四六则叫一批小有名气的音乐家来弹弹钢琴曲吹吹萨克斯什么的。
这家bar坐落在市中心的富人区,声誉在过去二十年里相当不错,来这里的大多是撒钱寻开心的公子哥或有几分姿色想傍大款的年轻女性,像范丞丞和黄明昊这样不仅富得流油还被星探追着塞名片的少爷更算得上是濒危物种了。但是现在濒危物种显然变成了几乎灭绝的物种——为情所困的多金靓仔。
“总有一天我要把他圈养在身边。”
黄明昊自顾自地说着。
“我已经追了他一个月,名牌首饰、私人定制礼服、全世界前十的餐厅……但他真的太难得到了,就像一只养不熟的小野猫。”范丞丞转过头,用略微带点诧异的眼神看他。
在他印象里没有哪一任不是被黄明昊在一根万宝路的时间里就结束掉关系的。
没有人可以抵挡住黄明昊的追求,甚至更多时候是对方主动贴上身的。他见过被他甩开手的姑娘哭得最后住了院,也见过被他泼一身酒的男人在大厦楼顶对着电话撕心裂肺地渴求黄明昊的挽留,打从他俩认识那会儿起他就没见过黄明昊会因为求而不得什么而烦恼,当然他六年级时天天妄想一星期身高猛蹿十厘米除外。
范丞丞吸了一口电子烟,放任烟雾模糊视线,静静观摩到底是何路神仙能让自己的哥们儿愁成这副样子。
那是个长得很白净的小孩,瘦瘦的小脸上此刻挂了几粒汗珠,贴了亮片的红眼角在灯下闪闪发光,一双灵动的眼睛在灯光下愣是眨出了情色的美感。小孩细胳膊细腿,裸露在外的锁骨和腰肢白皙又性感,最要命的是他纤细的颈脖上戴着一条天鹅绒的红色choker,缀着几个醒目的金属字母———Slut。他伸出右手抓着冰凉的金属管,左手拇指擦过鲜红饱满的下唇偏了头露出一个坏笑,好像恶作剧成功的顽皮小孩,叫人心里又痒又喜欢,欲火被撩得快要点燃全场。他的手一路向下探去,路过胸膛,腹部,最后在胯部停了手。
如果不是清楚这家bar的营业范围只有酒水、性交易和大麻,他真会以为聘用未成年或娈童也是最近开发的新业务。
那具美妙的身体随着震耳欲聋的beat律动时范丞丞差点憋着一口烟没把自己呛死。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泡在血腥玛丽中的瘾君子,任由酒液灌入头部,在神智不清又近乎窒息的快感中完成幻想中的高潮。
“Lil.Ghost!!Lil.Ghost!!”黄明昊和周围的人疯了一般的呐喊几乎要将他的耳膜震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和听到黄明昊叫喊而转过头来的王琳凯对视。
王琳凯愣了一秒,随后伸出小巧可爱的粉嫩舌头舔了舔水润的嘴唇扭动上身轻笑着做出一串挑逗的动作,却不知是在看他还是黄明昊。
fu*k。他暗骂一句掐灭了烟头,企图灌一杯兑了苏打水的鸡尾酒缓解口干舌燥。





下台永远是王琳凯最烦恼的事,自认为有魅力的人总是难缠,往往会有一堆疯狂的男人凑上来互相推推搡搡地往他怀里塞街角花店的高定花束和自己的电话,偶尔甚至会有几个和他暴露面积不相上下的富婆在花里偷偷塞进信和地址,估摸着是要包养一个小白脸。
虽然各式各样的鲜花娇嫩欲滴,开得十分漂亮,但过了期限连路边的野花都比它有价值,王琳凯对这种只能观赏的东西毫无兴趣,只能歉意地用手推开花束和人群,边挤出微笑边往后台走去。
拐进后台的更衣室,他刚吐出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关上门,就听见带着一丝欣喜的低沉少年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我找到你了,”
门被黄明昊关上,还顺带上了锁。
“小野猫。”
他像个变态一样喘着粗气,从背后环抱住王琳凯,将泛着红晕的脸埋在他柔软的颈窝中撒娇似地蹭了蹭。
对面的梳妆镜已经告诉了王琳凯现在的黄明昊俨然是喝嗨了的样子。距离过近的鼻息喷洒在脖子上又痒又炽热,参杂着龙舌兰醉人香气的温度几乎要把他烫伤。
真不知道上天为什么如此不公平,这个十六岁的小屁孩买套子从来不会被人怀疑是否成年,而自己超过半夜十二点在大街上乱晃被警察看见却还要出示身份证。
他正乱想着,被黄明昊挤进裤子里的手打断了思路。
“不可以哦……今天不可以。”
黄明昊皱了皱眉头,可怜巴巴地嘟起了嘴,反抓住他握住自己的纤细白嫩的手,将他拉到梳妆台边的凳子前。
“那你帮我口嘛……”醉了酒的黄明昊出乎意料的软糯,也有可能是上次自己把他手机扔进泳池明确告诉他鬼哥不缺钱 陪你玩只是心情好之后对方知道已经开不出能让他感兴趣的条件来了。
遇到黄明昊的那段时间刚好是王琳凯剪了辫子的前后,小rapper最后一次登台却发现那天的酒吧除了调酒师和一个不认识的帅哥就没有别的活物了。帅哥笑得好看,有些乖巧的笑容却告诉他这人可能是个小屁孩,后来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那天有个有钱阔少砸了不少钱指名要包他的场子。
音乐结束了他主动跳下舞台跟帅哥打招呼,没想到叫黄明昊的小孩真的才十六岁,而且用露骨的贪婪目光把他盯得浑身不自在,明明身上oversize的卫衣好好地穿着他却感觉自己在对方眼里已经一丝不挂了。
“黄、黄明昊你能不能别这样看我,我脸上有什么吗?”
“没有,你很好看,而且很辣。”
王琳凯愣了三秒。
“我说……”他不紧不慢地靠过来把人压在沙发上,身上好闻的爱马仕橘色星光疯狂占领他的鼻腔,“要不要当我的宝贝啊?”
酒保十分识趣地往后门溜了。
之后具体的他也记不清了,只依稀想起来他特别有骨气地大喊 宝贝你妈啊鬼哥这叫酷不叫辣!而小富贵也是头一次见这样的人,憋了一会儿竟然傻傻地跟他反驳说 你明明就很辣还不承认 不然你扎什么脏辫!然后王琳凯一边晕乎乎地往外跑一边说等着我明儿就去剪了这辫子看你还辣不辣得起来。
得了,初次见面傻得可以。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黄明昊看他呆在原地好像没有妥协的意思,扁了扁嘴,小孩子赌气般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然后拽过王琳凯,将他固定在自己打开的大腿上,两人面对面坐着。
“我说了今天不想做……”王琳凯有些害怕这姿势,用手推了推他的胸膛想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别动,如果你不想被我操到走不出这个门就别乱动。”压低了声音的黄明昊性感得像一匹正在狩猎的豹子,正盯着他的那双眸子危险又迷人。